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教育 > 正文

暨大校长胡军:发展高端制造业,“破坏型创新”不可取

分享至


“要把‘一带一路’的人才聚拢起来,民心相通最重要”,“只有切身体会祖国发展的现状与前景,才能加强港澳台侨学子对祖国的认识和联结。”作为港澳台侨学生人数全国第一的百年侨校、暨南大学校长胡军如是说。研究产业经济出身的胡军,对于广州产业发展、协同创新平台搭建等,也提出了独特见解。

要把一带一路的人才聚拢起来

民心相通最重要

       暨南大学地处广东,又是著名的侨校,拥有众多海外学生,如何发挥优势为“一带一路”战略服务? 胡军认为,暨南大学作为中国华侨最高学府,港澳台侨学生总数长期位居国内高校首位。总共12000多名港澳台侨学生中,在校的香港学生4800人,澳门学生将近3000人,台湾学生将近1000人;其余3000名学生多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特别是东南亚。

        胡军介绍,暨大对东南亚学子一直有很强的吸引力,其首批留学生,就来自印尼爪哇岛。现在,很多东南亚学生到暨大学习医学等科目,如在校印度学生就有300多人,基本都学医,暨大国际学院采取全英教学,学生们来了之后容易融入。另外,暨大的教学质量也很高,印度学生毕业后回国考取医师执照,通过率高达90%以上。

暨南大学的留学生们

        胡军认为,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民心相通最重要。这方面暨大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也一直在努力做好这项工作。在课程设置上,学校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学生设置相关法律、经贸方面的课程,帮助学生了解中国的相关政策,并计划进一步扩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招生。

        同时,学校还鼓励海外学生加入中国的创业大潮,为海外学生专设创客空间以及“一带一路”天使基金,帮助他们创新创业。暨大也尝试做一些探索,比如在增城的“侨梦苑”设有“国际创新驿站”,感兴趣的海外学生可以担任驿站的站长,成为对外沟通交流的纽带。   

胡军举例说,有一个学生就是站长,他一方面了解中国有哪些好的技术、产品和产业,知道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和相关法律知识;另一方面,他也知道自己的国家有什么样的需求,双方的需求可以如何对接,这个驿站站长就是重要的“桥梁”。

        胡军称,为“一带一路”战略服务,既是暨南大学的特色与优势,也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除了广大海外学子之外,暨大也希望以后能聚集更多的海外精英人才,带动广东和海外更深层次的合作。

 

要让港澳台侨学生对祖国发展的现状

与前景有切身感受

        对于是什么因素吸引了这么多港澳台侨学生?胡军分析,这既有历史、地域、文化的原因,也有暨大不断努力创新的原因。首先,学校的培养方案、课程设置、考核方式是为海外学生“定制”的。学生入学之初,有辅导员帮助其适应大学生活;学校首创的新生训练营,采取中华武术代替体能训练等一系列创新做法,特别受海外学生的欢迎。再者,还是离不开港澳台与广东在地域和文化上的接近性。港澳台学生来了,各方面都很适应,生活习惯也相近。此外,在暨大,港澳台侨学生能认识很多朋友,校园生活也会更加丰富多彩。

        在如何加深香港学生对祖国的认知和联结话题上,胡军认为,大学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经历之一,香港学生既然选择广州来度过人生中这么重要的阶段,首先他们对于中华文化,对于祖国是很认同的。 因此,在课程设置上,暨大有很多与中华文化相关的课程,但最重要的还是学生自己去看,自己去体会。比如一些海外学生,来到广州就非常吃惊,说“一年不来就变了样”,这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教育。另外,学校不仅让学生看发达地区,也会让他们看不那么发达的地区,让他们全面地了解我们的祖国。通过学习、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学生对广州、对祖国的感情是不断加深的。

暨南大学教学楼

 

        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海外学者希望到内地来发展。比如,前不久学校刚刚引进了来自海外的一个著名国际气候专家,他和他的团队一来就拿下3个重大研究课题。他认为,现在内地的资金很充裕、研发和生活条件都很好,他们是愿意来的。

 

谈产业发展:“颠覆性创新”不可取 

传统产业同样重要亟需革新改造

        广州提出要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作为研究产业经济的胡军,对广州的产业发展又有什么建议?对此,胡军称,珠三角曾大规模承接国际产业转移,取得了高速的发展,但现在遇到了资源、人口、空间、环境的瓶颈,成为转型升级形势最严峻的地区,广州的目标是成为枢纽型网络城市,在中国未来扩大全球价值链治理和利益分配话语权的过程中将扮演重要角色。

        胡军认为,广州的集成与综合创新的能力,牵引、带动、辐射发展的能力,是能否成为枢纽型网络城市的重要标志。因此,广州除了有选择性的发展高端制造业之外,发展高端服务业也非常重要。

        胡军提醒,发展高端制造业,不能只追求“破坏性”创新,完全用新的产业替代旧的产业,具有比较优势的传统产业的发展也很重要。对传统产业进行持续性的技术革新和改造,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促进传统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协调发展是实现我国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关键,也是广州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提及广州对周边地区的影响力与辐射力,人们普遍对于信息网络、交通网络、物流网络关注比较多。但胡军认为,文化是城市软实力的集中体现和重要基石,有专家认为,城市文化的力量正在取代物质生产和技术进步而成为新的发展动力。一个城市的文化特质与产业有着密切的关联,所以广州要善于发掘和彰显自己的文化特质,这是从全球生产网络走向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步骤。

 

谈大学与城市:产学研“协同创新” 

高校要形成合力为区域服务

        创新是目前最火的话题,如何更好实现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间如何“协同创新”?胡军称,在区域产业发展中,创新的网络非常重要,高校和行业协会都是创新网络中的重要节点。德国的行业协会在行业发展和创新过程中就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的行业协会称为“研究所”,其所长不仅了解行业技术创新中所遇到的瓶颈,也清楚哪个大学或者研究机构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就能很好的起到桥梁作用。

        “现在我们的产业和科研还是一定程度上存在“两张皮”的情况,相当一部分教授、研究者不知道企业到底需要什么,而企业也不知道大学能够提供什么”。胡军称,要解决产业和科研存在的问题,必须打通技术创新的“最后一公里”。暨大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一些地方研究院的设立就是希望通过与地方的深度合作解决这个问题。

        胡军认为,广州如果加大行业协会的建设力度,既能壮大高端服务业,也能促进高端产业的发展,并由此推动业界和学界的无缝对接,产生聚变效应,形成产业发展的新动力与新特色。 

暨南大学图书馆

 

        对于高校间如何建立理性的竞争与合作,胡军认为,就政府而言,在城市发展规划中,要真正把教育作为重要的发展要素,从综合性、前瞻性、全局性的角度去定位大学的发展、整合教育资源。以大学为核心的文化网络也是枢纽型网络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国家的重要中心城市,广州应该具备国内领先的人才服务体系、构建一流的人才发展平台,而所在的大学也应该在城市文化构建、城市竞争塑造的过程中发挥应该有的作用。

 

 

图文来源:广州日报 罗桦琳、高鹤涛、张团燕、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