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GDDI > 数据可视化 > 正文

疫情防控中的女性力量(上)

分享至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袭击湖北省武汉市,进而向全国蔓延。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全国上下齐心协力、众志成城,防控工作迅速开展,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在全国展开。
      在疫情防控的各层面、各领域、各阶段,女性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从党和国家领导人,各级党政官员、医护人员以及坚守岗位的警察、媒体工作者、工地建设者和环卫工人等,年龄跨度从“00后”到“40后”,一批女性为抗击疫情作出重要贡献。
      在抗“疫”战场、医院救治一线,女性顶起“半边天”。截至2月12日,上海市出征武汉的医生中过半数为女性,护士超过90%;截至2月11日,山东省援鄂医疗队的1385人中,女性近六成;截至2月15日,湖南省累计向湖北省派驻的1074位医疗队队员中,七成是女性[1]。截至2月23日,广东累计向湖北派出24批共2461名医疗队员,其中女性1471人,占比近60%[2]

      作为各族各界妇女的群众组织,全国妇联倡议广大妇女、千万家庭为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半边天”力量。各界女性响应号召,投身抗疫一线,参与城乡社区病例排查,宣传普及疫情防控知识,邻里守望相助,化解矛盾,稳定社会情绪,维护环境卫生,等。疫情防控中,女性的力量进一步彰显。

一、疫情防控中的女性(全国)

(一)医护人员

       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也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关键之地。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
       2020年1月23日,武汉市宣布,自当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此举旨在全力做好疫情防控,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遏制疫情蔓延势头。一座千万级人口的特大城市自我封闭,历史罕见。
      随后,湖北其它城市陆续宣布“封城”。
      一场全国范围内的疫情阻击战全面打响,各地医护精锐尽出,全力支援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抗击疫情。1月24日,来自上海、广东等地的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出发。截至3月1日,共有316批次医疗队支援湖北,医护人员达39108人。其中江苏13批次2804人、广东24批次2461人、辽宁11批次2030人,三省援助湖北医疗队医护人员人数排名全国前三[3]
      女性在医疗队医护人员尤其是护士中占比高,在抗疫一线发挥着重要作用。截至2月9日,全国驰援武汉的19800名左右医护人员中,约有护士14000人,护士中近9成是女性[4]。此后一个月,随着全国各地不断派出援助湖北医疗队,女性医护人员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不少批次医疗队中女性占比超过50%。辽宁支援医护女性占到总人数的88.2%;来自上海的前线医生中有50%以上为女性,一线女护士超过90%[5]。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131名队员中,女性77人;江西第一批援鄂医疗队138名队员中,女性88人;山西首批援鄂医疗队137名医护人员中,女性99人;云南第二批医疗队对口江汉方舱医院(国贸方舱医院)的102人中,女性90人;西安交大第二附属医院支援湖北医护人员人数中,女性近90%;扬州大学附属医院曾派出一支纯女性团队[6]
      与紧张的医疗救治几乎同步进行的,是广大医务工作者和科技工作者不断优化诊疗方案,开展药物和疫苗科研攻关,努力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这其中,女性贡献了智慧与力量,甚至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在调研武汉疫情后,提出武汉要采取“不进不出”措施、冠状病毒感染要作为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等重要建议。2月1日,李兰娟带队树兰(杭州)医院紧急医疗队支援武汉,在重症病房问诊,参与救治,多次通过权威信息渠道,为公众答疑解惑。这位参加过2003年抗击非典、2013年H7N9禽流感战“疫”的科学家,率领团队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推动疫苗研制。
      2019年12月26日,张继先发现多位病人症状反常,凭着对传染病疫情的高度敏感,27日,她把四人的情况向医院领导汇报,医院上报江汉区疾控中心,为疫情防控拉响警报,因此被称为湖北全省疫情上报“第一人”。2020年2月4日,张继先被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记大功奖励。奖励决定评价她“最早判断并坚持上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第一个为疫情防控工作拉响警报,是医院救治一线的‘带头人’。”
      危险与困难面前,医护人员逆行而上,被称为“最美逆行者”。疫情一线医护人员一危险、二辛苦。重症监护是生死一线的工作,感染风险大、病房条件艰苦、排班任务重都会给医护人员带来很大挑战。一般地,隔离的重症监护室需连续工作至少4个小时,医务人员进隔离区、隔离病房时,穿着多层防护服与尿不湿,为减少喝水、上厕所的频次尽量不吃不喝。武汉火神山医院是为应对疫情所紧急建设,主要用来集中收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重症护理需日夜守护患者,直面病毒风险。重症病房一科护士长陈静,是火神山重症医学一科的“大管家”。她严格督促做好医护人员防护,从穿防护服、隔离衣到戴护目镜、穿鞋套、洗手,几十道程序层层把关;凭借多年工作经验,提出重症病房工作区的划分要“非黑即白”(区分污染区与清洁区,不得交叉使用),严防院感;制作《新冠护患沟通手册》方便重症患者准确及时地“说出”自己的需求。
      不少医护人员在防控一线殉职。3月5日,国家卫健委追授34人为“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其中包括8名女性,她们是:
徐辉(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副主任医师)
王兵(武汉市洪山区王兵西医内科诊所主治医师)
阮惠芳(湖北省长江航运总医院技师)
张抗美(武汉市硚口区宝丰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师)
柳帆(武汉市武昌医院副主任护师)
夏思思(武汉市蔡甸区人民医院医师)
宋云花(保山市隆阳区青华街道办事处太平社区卫生服务站)
陈健(昭通市彝良县奎香苗族彝族乡寸田村卫生室)
      女性医护人员同所有医护人员一道,舍小家、为大家,义无反顾,冲锋在前,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默默奉献。

(二)防疫管理

      疫情防控不只涉及医药卫生系统,而是一场“人民战争”,自上而下科学、全面、精细做好防控才有可能赢得胜利。从机关、企事业单位到基层组织,各级落实责任分工,主动履职,联防联控、群防群治,不断提高疫情防控科学化水平。
      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余艳红先后到湖北省咸宁市、洪湖市、钟祥市、荆门市等多地调研指导疫情防控工作。2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武汉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她介绍说,全国中医药系统抽调近3200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大量临床实践证实,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效果是肯定的、有效的。
      中央指导组医疗救治组成员、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疫情发生后,深入一线调研疫情防控情况,参与督导救治工作,针对疑似患者不能及时确诊、重症患者床位严重不足、氧气供应压力不足、医务人员防护用品紧缺等重重困难,组织专家组商讨解决方案、协调全国各省调配驰援医疗团队、推动各医疗队建立临时党支部,多措并举提高救治能力与治愈率。她开诚布公面对公众,专业、理性地做好每一次新闻发布。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焦雅辉用数据与事实说话,经常脱稿回应公众关切、释疑解惑,表达流畅、逻辑清晰,体现出扎实缜密的工作作风与过硬的应对能力。
      值守路口、出入登记、测量体温、入户排查、宣传防控、消毒杀菌,女性在基层社区的疫情防控中任务艰巨,作用重要。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七号镇党委副书记姜娜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摸排情况,统计信息,发动镇村社干部进村入户宣传,组织设立村口的疫情检查卡点,穿梭于全镇24个卡点,在前往检查卡点的路上,遭遇车祸,因公殉职。
      在疫情防控中,女警察在基层一线无私奉献,值班备勤、辖区巡逻、排查车辆和人员、登记信息、测量往来人员体温、疫情防控宣传……工作强度与压力倍增。湖北宜都“95后”女交警郑承瑛得知防疫前线人手不够,主动申请到防疫检测站执勤,前一晚临时加班做疫情宣传工作,2月11日通宵卡口执勤8小时之后,过度劳累昏倒在回家路上。

(三)基建防疫

      疫情来势汹汹,武汉每日新增确诊病例高峰时超过3000人,医疗资源极度紧张,发热病人得不到及时确诊救治。为迅速缓解这一状况,湖北省参考抗击“非典”时期的“小汤山”模式,建设集中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专科医院—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
      火神山医院占地约34000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床位。历时10天10夜,6000余名建设者和时间赛跑,近千台大型机械设备、车辆,24小时不间断施工,在2月2日按时竣工,2月4日正式接收首批患者。在这场防疫基建工程建设中,一批“基建铁娘子”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建设工地施工人员聚集,疫情防控是重中之重。中建三局现场疫情防控组组长孙燕芳挑起火神山建设工地现场防疫工作的“重担”。她每日带领7名组员携带口罩、测温计、创可贴、酒精,举着小喇叭随时检查,督促工人换口罩以确保安全,同时负责工地现场、办公区、生活区的消杀工作及现场保供。除夕当天,孙燕芳原已回到广东汕头,在接到建设火神山医院的通知后,她的家人自驾16个小时“逆行”送她到武汉。
     紧迫又重大的防疫基建工程,女性不只负责前线管理与后勤保障,更有人是工程设计的核心成员。53岁的王晓红,是一位有着30多年工作经验的钢结构专家,面对火神山医院严苛的施工条件,为顺利推动施工建设,她从图纸、技术、物资、现场等四大方面通盘协调,每天拨打上百个电话,在钢结构施工部分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被誉为“工地玫瑰”。
      火神山医院基建“娘子军”坚守在建设一线与时间赛跑,展现出了非凡的凝聚力和战斗力,用使命和责任搭建起一座抗击疫情的“安全堡垒”。

(四)社会组织

      防控疫情,没有旁观者、没有局外人,只有参与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社会组织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发挥平台优势,链接社会防疫资源,捐款捐物,助力做好复工复产。社会组织中的女性们积极为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贡献着巾帼力量。
      疫情防控消耗大量物资资源,后勤保障面临巨大考验。社会组织发挥各自优势,整合物资,送往抗疫前线。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由歌手韩红发起,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公募基金会。截至2月27日,“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已筹集34批物资支援武汉,在网上实时公开善款、物资捐赠情况,受到网友称赞。  
疫情期间,防护服是紧缺医用物资。许多一线医护人员为节省医疗物资,连续多个小时不上厕所。女性遇到生理期,还可能面对卫生巾短缺问题。
      2月6日,24岁的上海姑娘梁钰在微博连续发问,大量私信涌进来,向她反映卫生巾远远不够。梁钰组建“姐妹战疫安心行动”志愿者团队,与物流公司、志愿者车队合作,将采购、募捐的卫生巾、安心裤、一次性内裤等,送往各大医院。截至2月27日,共募捐及协调捐赠安心裤44万条,一次性内裤30万条,卫生巾86400片,护手霜700支,覆盖湖北118家(支)医院和医疗队,超6.9万人受益。
      社会组织的灵活性、民间性、公益性,使它能够协助政府及时进行广泛的社会动员,凝聚社会民间力量,形成合力,有效抗击疫情。

(五)其他行业

      除医护人员、警察、社区工作者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外,来自各行各业的女性坚守本职工作,彰显大爱,贡献自己的智慧、才华。
      武汉“封城”,实行严格交通管制,公交系统暂停运营。武汉公交员工叶丽娟、孙思参加火神山医院后勤人员保障运输任务。2月23日至2月29日,她们共驾驶保障车128次,运营896公里,运送人员1422人次。这两位公交系统的逆行者,被称为“公交姐妹花”。
      也有许多女性自发参与疫情防控,传递真情大爱。武汉餐馆女老板自费为周边医院每天送餐700-800份;40多岁的女司机独自驾驶大货车,从四川成都出发,历时24小时将31吨酒精送达武汉;22岁的重庆在校女大学生连续3天为疫情防控联合检查站的警察、医护人员送红糖姜汤。

二、疫情防控中的女性(广东)

(一)医护人员

      2020年1月24日,农历除夕,国家卫生健康委下发关于组派医疗队援助湖北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函,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迅速响应,广东省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当天迅速集齐,连夜出征。截至2月23日,广东共派出24批2461名医护人员,其中女性1471人,占比59.77%[7]
1、广东援助湖北医疗队女性医护人员
    (1)地区分布
      广东援助湖北医疗队女性医护人员47.79%来自广州,接近1/2,反映广州在广东医疗卫生领域具有强势高首位度。
      排名第二的佛山占比16.72%,其余19个城市合计占比35.49%。


图1 广东援助湖北医疗队女性医护人员地区分布
     (2)医院分布
      广东地区各大医院支援女性医护人员数量中,排名前三的分别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支援人数分别为109人、101人、94人。
 
 表1 广东援助湖北医疗队女性医护人员数量前十医院
    (3)年龄分布
      在女性医护人员中,平均年龄约32岁;最年长者59岁,最年轻者20岁。30-39岁年龄段人数最多,占比46.42%;其次是20-29岁年龄段,占比38.74%;40-49岁年龄段占比11.49%,50岁以上占比3.35%[8]
    (4)科室分布
      女性医护人员中,28%来自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23%来自重症医学科(ICU),6%来自感染科,5%来自急诊科,5%来自外科,其余33%分别来自神经科、心血管内科、妇产科、儿科、骨科、消化内科等其它科室[9]
    (5)职务/职称分布
      女性医护人员中,护理人员人数最多,占比89.98%,其中护师占比48.17%、主管护师占比27.78%、护士占比19.97%、副主任护师占比3.06%、主任护师占比1.02%;
      女性医生占比8.1%,其中主治医师占比48.11%、副主任医师占比29.25%、主任医师占比12.26%、医师占比10.38%[10]

图2 广东援助湖北医疗队女性医护人员职务/职称分布
2、广州地区援助湖北医护人员(女性)
      截至2月23日,广州地区医疗机构已派出1256名医护人员援助湖北,其中女性703人,占比55.97%。
    (1)医院分布
      广州地区各大医院援助湖北女性医护人员数量,排名前三的分别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和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驰援人数分别为109人、101人、94人。
​表2 广州援助湖北医疗队女性医护人员数量前十医院
    (2)年龄分布
      在广州援助湖北女性医护人员中,平均年龄约33岁;最年长者59岁,最年轻者22岁。30-39岁年龄段人数最多,占比47.80%;其次是20-29岁年龄段,占比36.38%;40-49岁年龄段占比11.78%;50岁以上占比4.04%[11]


图3 广州援助湖北女性医护人员年龄分布
    (3)科室分布
      在广州援助湖北女性医护人员中,24.34%来自重症医学科(ICU),16.78%来自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5.26%来自外科,4.93%来自急诊科,3.95%来自心血管内科,2.30%来自消化内科;其他内科占比17.76%,其中包含了血液内科、肾脏内科、肿瘤内科等其他内科科室,其余24.67%分别来自感染科、神经科、妇产科、儿科等其他科室[12]
 

图4 广州援助湖北女性医护人员科室分布
    (4)职务/职称分布
      广州援助湖北女性医护人员中,护理人员最多,占比87.87%,其中护师占比54.6%、主管护师占比24.6%、护士占比16.6%,副主任护师和主任护师分别占比2.6%和1.6%。
      女性医生占比8.26%,其中主治医师占比53.19%、副主任医师占比31.91%、医师占比9.3%、主任医师占比6.38%[13]


图5 广州援助湖北女性医护人员职务/职称分布
3、女性医护人员代表
    (1)“抗非”再战英雄李利、史丽莎
      赴湖北阻击新冠肺炎的女性医护人员中,多位曾在2003年参加抗击“非典”。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科副主任护师李利、肾移植科主管护师史丽莎是其中两位。2020年1月24日除夕夜,她们作为第一批广东援助湖北医疗队成员出征武汉。两人所在的护理团队除了执行医嘱完成护理工作,还承担病区保洁、送餐、医疗垃圾处理等任务。患者多、病情重、防护用具下的行动不便,使得她们工作强度和压力前所未有的大。她们以超乎常人的意志与疲惫抗争。李利和史丽莎作为参加过抗击“非典”的 “医疗老兵”再现战场,不仅给广东医疗队出征抗疫以更稳定的心态,同时也给武汉地区的医疗团队带去建立在专业和经验之上的信心。
    (2)首例确诊病毒样本检验者梁丽君
      广东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样本的确诊工作是由女性检验人员梁丽君完成。她是广东省疾控中心病原微生物检验所的检验人员,接到样本后,便与同事一起开展系列实验,确诊了广东省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感染结果。忙碌在疾控检疫一线的梁丽君,每日与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例样本打交道。病例样本可能是病毒含量极高的污染源,检疫员需在特定实验室中身着严实的防护服进行检验和分析,一道道检验工序下来,每份样本需花费5-6小时的连续工作时间。随着病例样本的增多,梁丽君复核工作量不断增加,任务时间紧、投入大的实验给她们的身心带来极大考验。“梁丽君们”不轻言放弃,专注完成每一份样本检验,是病毒的病原学猎手,是实验室里的女防疫战士。
    (3)“95后”护士朱海秀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科ICU护士朱海秀加入了广东支援武汉医疗队,是医院首批支援湖北疫情医疗队23名队员中的一员。为不让父母担心,她没有告诉父母。面对中央电视台的采访镜头,她本有一次和父母报平安的机会,为不让眼泪打湿紧缺的医疗护目镜,让手中工作得以继续,她婉言谢绝了。朱海秀今年22岁,去年7月参加工作。她是此次援鄂医疗团队女性护理人员的一个缩影,展示着“95后”女性的成熟和勇气,体现了青年医护工作者的责任和担当。
    (4)ICU的医护人员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是此次新冠肺炎省级、市级定点收治医院,收治广州市绝大多数确诊病例和重症病例,目前90%以上患者已经康复出院。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ICU女医护人员占比80%,疫情来临,她们坚守在岗位,一个班次六、七个小时,因穿脱防护服不便,她们尽量少吃少喝不去厕所,生理期甚至只能用上纸尿裤;面对重症高龄患者,她们除完成常规护理工作外,还需要耐心地为喂饭喂水,清理排泄物等,进行心理疏导。




[1] 数据来源:向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女医护工作者致http://www.nwccw.gov.cn/2020-02/21/content_279866.htm
[2] 数据来源:广东省卫健委
[3] 数据来源:汇总国家和各地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官方公开数据,以及各大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
[4] 数据来源:央视《新闻1+1》
[5] 数据来源:央广网.上海48小时募集100箱“考拉裤” 运抵武汉守护一线女医护人员
http://www.cnr.cn/shanghai/tt/20200203/t20200203_524959046.shtml
[6] 数据来源:汇总各媒体报道
[7] 数据来源:广东省卫健委
[8] 注:分析1315位医护人员年龄数据
[9] 注:分析760位医护人员科室数据
[10] 注:分析1308位医护人员职务/职称数据
[11] 注:分析569位医护人员年龄数据
[12] 注:分析304位医护人员科室数据
[13] 注:分析569位医护人员职务/职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