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GDDI > 数据可视化 > 正文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一)

分享至

序言

       2019年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将粤港澳大湾区定位为富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并以形成以创新为主要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为重要建设目标,凸显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大战略意义和现实意义。
       粤港澳大湾区包括广东省九市(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东莞市、中山市、江门市、肇庆市)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总面积5.6万平方公里。特别是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已经成为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2017年末总人口约7000万人,经济总量约10万亿元,在国家发展布局中具有重要地位。
       高等教育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为经济增长提供人力资源、知识生产与传播、科技创新,带动技术进步与产业升级。同时,经济发展又为高等教育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和经费保障。在知识经济和创新驱动经济时代背景下,高等教育与区域经济发展的关系愈加紧密。高等教育的规模和质量是衡量区域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区域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着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关系。因此,探索高等教育与区域经济的协同发展模式,对于加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的良性互动,实现区域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价值。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是我国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高、城镇化进程较早、人口聚集,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在众多城市群中的发展水平位居前列。目前,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的高等教育总体发展水平较高,但区域之间的高等教育发展水平、发展特色各不相同。与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在最近20年间,高等教育发展总体呈现出地理区位优势明显、经济实力雄厚、高等教育快速发展、人才虹吸效应显著、科研产出与创新增速强劲等优势与特点。但与此同时,粤港澳高等教育仍存在规模和质量有待提升、高等教育资源未能充分适应人口和经济增长需要、科研投入产出效率偏低等挑战。从区域比较视野出发,这意味着粤港澳大湾区要借鉴京津冀和长三角等地区的发展经验,更加关注高等教育发展政策方向的顶层设计,出台更有效的政策激励与实施细则,优化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与经济的适切性,构建与经济发展匹配的教育制度和体系。
       广东的高等教育和经济发展状况也是本报告的一个关注重点。改革开放四十年,广东经济济发展迅速,然而高等教育的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究其原因,一是改革开放之初广东高等教育原有基础较为薄弱,高等学校不仅数量少,专业和学科建设也未达到那时国家教委的基本要求;二是“孔雀东南飞”全国人才流向广东,广东没有人才培养压力而对高等教育方面的投入不足;三是,与广东经济改革的自主性相比,国家教育部门对授予广东高等教育事权有限。因而,改革开放四十年广东一方面是经济发展领先全国,另一方面是高等教育未能同步快速发展。如今,广东省等各级政府对高等教育非常重视,中央政府也大力支持并相继出台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及《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等纲领性文件,明确指出要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推动教育区域合作发展。广东高等教育当前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正在呈现可喜的变化。未来广东将以经济强省的实力来建设高等教育强省,加大对高等教育的投入,以改革创新的精神新建若干所新型大学;加强与港澳高校的合作,设置中外合作高校,通过联合办学、合作培养研究生等项目引入港澳的师资、生源、办学经验等;推进三地高等教育交流,改革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完善高等教育评价办法,加大对高校贡献度、满意度的考察,等等。
       本报告依据官方发布的多种数据来源,从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区域对标的角度出发,着重从人才培养和科研创新两个方面,系统全面地分析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状况及其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和作用。本报告研究对象主要为1998-2018年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三大区域的普通高校,包括内地本科院校、高职高专院校,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认可专上教育院校,不包括内地成人高等教育。粤港澳包括广东省、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即一省两区;京津冀包括北京直辖市、天津直辖市、河北省,即一省两市;长三角包括上海直辖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即三省一市。报告第一章《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基本情况》选取1998、2008、2018三个重要时间节点,分别从普通高等院校规模、在校生和专任教师维度,介绍近20年粤港澳、京津冀和长三角三大区域及其内部省级行政区的高等教育发展状况和变化趋势;第二章《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的关联》探讨粤港澳、京津冀和长三角高等教育经费支出、高等院校规模、学生规模、专任教师规模与区域人口和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关联;第三章《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人才培养与产业发展》通过“就业”、“薪资”、“好评度”等核心指标,对比三大区域的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重点梳理本科毕业生在广东省、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就业和流入就业的情况,关注和分析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如何支撑广东省产业发展和劳动力市场需求;第四章《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普通高等院校的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选择以高等学校为支撑的高科技上市公司和南方科技大学创新型大学孵化的科技企业为案例,展示三大区域普通高等院校的科研产出现状,揭示科研投入与产出之间的关联,探讨科研与创新对校办科技型企业的支撑作用。

一、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基本情况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三大区域是我国人口和经济最为集中的三个区域,2018年其总人口和GDP总量分别占全国33%和45%。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三大区域也是中国经济发达的地区,研究其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的协同关系对于对粤港澳大湾区的高等教育发展具有很好的指导意义,对分析中国高等教育发展也具有重要价值。本章节主要从普通高等教育的学校、在校生以及专任教师三个维度描述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的基本情况,并在区域层次以及省级行政区层次进行比较。
       粤港澳地区高校数量增长相对落后于其经济增长,优质高校集中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粤港澳地区高校在校生增长较快但研究生比例相对较小,学生规模和结构可进一步调整。广东高校专任教师规模增长幅度较大,博士学位和副高及以上职称专任教师比例较低,提升较慢,师资队伍职称结构对人才培养支撑不足。广东高校生师比与江苏存在差距。

(一)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普通高等院校[1]情况

1. 广东高校数量仅次于江苏,过去20年新建高校数量超过江苏

       粤港澳高等院校数量占全国的比例与本地人口占全国的比例接近,但明显低于本地GDP占全国的比例,粤港澳未因经济发展较快而改变高校数量在全国比例仍然较低的格局。广东和江苏两地高校数量增长都与人口和经济增长不匹配。
       2018年全国(含港澳)高等院校数量为2692所,长三角为458所,占全国17%,京津冀高校数量次之,为270所,占全国10%,粤港澳数量最少,为181所,占比为7%(见图1- 1)。其中粤港澳和长三角地区高等院校数量比例基本与当地人口数量比例接近,但两区高校数量比例明显低于GDP所占比例(见图1- 2)。

图1- 1  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等学校数量及人口分布情况[2]

图1- 2  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等学校数量及GDP占比[3]
       1998至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校数量明显增长。京津冀从129所上升至270所,占全国比例由4.8%上升至9.9%;长三角普通高校增长较快,二十年间增加了286所,占全国比例从6.4%上升至16.8%(见图1- 3)。粤港澳从62所上升至181所,增加了约2倍,占全国比例由2.3%上升至6.6%,相比其他两地区其占比仍然较低,并未因经济发展较快改变高校数量在全国的比例仍然较低的格局。

图1- 3  1998-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校数量及占全国比例[4]
       2018年普通高校数量排名前三的主要省市为江苏(167所),广东(152所),河北(122所),澳门特别行政区高校数量最少,为10所。各省现有的高校数量与其人口数量呈现正相关关系,与已有文献的发现一致[5],这反映出人口的地区分布是影响我国高校区域布局的重要因素。
       增长率方面,1998至2018年,广东普通高校数量增长幅度最快,为253%,安徽次之,为250%,北京(46%)和上海(60%)增长幅度最小(见图1- 4)。广东不仅增长率最高,高校增加量也排名第一,二十年间增加了109所,江苏高校增加了101所。可以看出,1998至2018年,广东高校数量增幅(253%)大于本地人口增幅(42%),但小于本地GDP增幅(674%),江苏高校数量增幅(153%)同样大于本地人口增幅(12%),小于本地GDP增幅(723%)。广东江苏两地的高校数量增长与本地人口和经济增长都不匹配,这表明我国高等教育资源的区域发展存在路径依赖,其发展速度受到政府决策、地域文化等诸多因素的综合影响[6]
 


图1- 4  1998-2018年主要省市普通高等学校数量及增长情况[7]


2. 广东优质高校数量和占比都较小,须加大力度引进省外名校资源,助力产业升级与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高校质量可从纳入国家重点建设名单以及世界大学排名[8]上升状况这两个角度来观察。对于中国内地,国家战略及资源集中于历史形成的北京、南京和上海等地的著名高校。在各大世界大学排行中,香港特别行政区、北京、南京和上海有较多的世界顶尖高校(入选前200名),其中以香港特别行政区最为突出。如果把范围扩大到前1000名,广东入选的高校数量少于北京和江苏。粤港澳地区的世界顶尖高校主要集中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广东入选顶尖高校数量较少。
       三大区域的优质高校建设成果与经济发展水平较为匹配,但区域之间优质高校建设成果不平衡,粤港澳地区高校的科研成果和学术声誉不如其他两地区。广东优质高校数量和占比都较小,广东正在加大力度引进省外名校资源,借此提高广东高校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并助力其产业升级与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1)“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在三大区域的分布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简称“双一流”,是中国在高等教育领域“211工程”“985工程”建设之后的又一国家战略,其中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42所(A类36所,B类6所),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95所。由于篇幅所限,本报告重点关注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的发展情况,而有鲜明学科特色的高校将在以后的报告中做分析,以考察各高校的学科建设质量。
       截至2018年底,三大区域中“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数量共有20所,占全国“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数量(42所)近一半(见图1- 5)。由于三大区域总人口占全国33%,三大区域GDP总量占全国45%,这表明,整体上三大区域的优质高校建设成果与经济发展水平较为匹配。然而,三大区域之间的优质高校建设并不平衡,“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集中于北京(8所)和上海(4所),其他主要省市至多为2所。广东与江苏相同,仅有2所优质高校,仅占广东全部高校数量的1.3%,该比例与北京(8.7%)或上海(6.3%)相比差距较大(见图1- 6)。广东优质高校数量和占比都较小,加强优质高校建设,可助力其产业升级与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图1- 5  2018年三大区域“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数量[9]

图1- 6  2018年主要省市“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数量[10]

2)高等院校在“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11]”上的表现

       三大区域里,长三角地区在科研成果和学术声誉方面的表现更为突出,入选世界大学学术排名前200、前500及前1000的高校数量都多于粤港澳及京津冀地区,入选前200名的高校有7所,超过粤港澳(3所)及京津冀(2所)两地区高校数量之和(见图1- 7)。粤港澳地区高校的科研成果和学术声誉不如长三角。

图1- 7  三大区域入选2019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高校数量[12]
       从数量上看,入选2019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高校主要集中于北京、江苏、广东等省市,其中北京和江苏入选高校最多,前1000名高校均为19所(见图1- 8)。然而,从入选高校数量占本地区比例来看,虽然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入选高校分别仅有7所和2所,但是其占比都超过了20%,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更是高达36.8%。内地只有北京的入选比例超过20%,达到20.7%,江苏为11.4%,广东仅为7.9%,与上述省市相比,广东还须加强优质大学的学术建设。

图1- 8  主要省市入选2019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高校数量[13]

3)高等院校在“THE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14]”上的表现

       入选2019年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前200的高校数量,粤港澳及长三角地区相同,均为5所,京津冀地区较少,为2所(见图1- 9);入选前500名高校,粤港澳地区达到9所,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区;入选前1000名高校长三角地区最多,为20所。

图1- 9  三大区域入选2019年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高校数量[15]
       香港特别行政区入选2019年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前200名的高校数量在所有主要省市中最多,为5所,其次是北京和上海,均为2所(见图1- 10)。江苏入选前200名高校数量为1所,而广东还未实现零的突破。由于广东地理位置毗邻香港特别行政区,广东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大力度引进香港特别行政区名校资源,借鉴香港特别行政区办学经验,提高广东高校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

图1- 10  主要省市入选2019年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高校数量[16]

(二)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普通高等教育在校生情况

1. 广东高校在校生规模超江苏,过去10年增幅远大于江苏

       三大区域高校学生培养规模与其人口发展规模相匹配,但与经济发展的匹配性存在区域差异,粤港澳地区高校在校生数有较大的增长潜力。广东高校在校生数增长最快,并且还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
       2018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包括普通专科生、普通本科生及研究生,共计约3131万人,占全国适龄人口(18-22岁)[17]的34%。长三角地区高校在校生数在三大区域中排名第一,共有508万人,占长三角地区总人口2.3%,与全国该比例(2.2%)较为接近(见图1- 11)。粤港澳地区高校在校生数为238万人,占本地区人口1.9%。京津冀地区有300万高校在校生,占本地区总人口2.7%。三大区域中只有粤港澳地区高校在校生占本地人口比例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图1- 11  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人数[18]

图1- 12  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数占比与人口分布情况[19]

图1- 13  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数与GDP占比[20]
       三大区域对全国的经济贡献率总数达到了45%,合计人口占比达到了33%,高校在校生合计占全国比例为33%,三大区域高校学生的培养规模与其人口发展规模相匹配,从经济发展规模支撑看,粤港澳与长三角地区高校在校生数有较大的增长潜力(见图1- 12和图1- 13)。
       2018年,中国内地主要省市高校在校生数量相比2008年都有较大幅度增长(见图1- 14)。广东高校在校生数量在这十年间增长最快,增幅达64%,是唯一的增长率超过50%的省份,同时其规模达到209万人,超过江苏(204万人)。同期广东的GDP为9.7万亿元,人口为1.1亿人,也超过高教强省江苏(9.3亿元GDP,0.8亿人口),广东在校生总量还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

图1- 14  2018年主要省市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人数及10年间增长率[21]

2. 广东高校研究生比例低于江苏,更远低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上海及北京

       粤港澳地区研究生比例远低于京津冀地区。研究生比例小而高职高专比例大是广东高等教育的一大特点。
       2018年京津冀地区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中研究生比例为26.2%,明显高于粤港澳和长三角地区,而粤港澳地区研究生比例仅为8.1%(见图1- 15);三大区域中普通本科生占比都在50%-55%之间;粤港澳地区普通专科生比例为37.6%,明显高于其他两大区域。其中广东高职高专比例为37.6%,是广东高等教育的一大特点。

图1- 15  2018年三大区域普通高等学校培养层次结构[22]
       2018年北京和上海的研究生比例较高,分别为40.4%和28.3%,其余省市只有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研究生比例高于20%,分别为23.7%和26%。注意到北京和上海两市的研究生培养是为全国服务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高校的优质资源也吸引国内外的学子来此深造。广东与江苏经济发展水平接近,但就研究生层次而言,广东研究生比例仅为6.1%,远低于江苏的11.2%(见图1- 16)。广东可以在现有基础上推进高校合作办学,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及国外高校建立紧密合作关系,借力提升研究生培养规模及水平。

图1- 16  2018年主要省市普通高校在校生培养层次结构[23]

(三)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普通高等院校专任教师[24]情况

1. 广东高校专任教师相比江苏数量小,增幅大

       广东高校专任教师规模增长幅度较大,与经济增长幅度的差距小于江苏等省市。广东高校生师比处于较高水平,与江苏有差距,或将制约广东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

1)普通高等院校专任教师数量

       1998年至2018年,广东高校专任教师数量增长较快,增幅达到535%,浙江、安徽两省紧随其后,增幅也都超过400%,北京和上海增幅最小,分别为94%和122%(见图1- 17)。1998年北京拥有最多的专任教师人数,为3.7万人,2018年第一的位置被江苏取代,专任教师人数达11.6万人,广东的这一数量也超过10万人,排名第二。广东专任教师增长是经济增长幅度的0.79,比江苏(0.42)快,而北京是0.15、上海0.22、天津0.24。

图1- 17 1998-2018年主要省市普通高等学校专任教师增幅与GDP增幅[25]

2)普通高等院校生师比

        生师比是一项重要的教学质量检测指标。2015年UNESCO数据统计研究所公布的OECD成员国高等教育生师比平均数为12.09,其中美国12.35,英国15.69,日本6.99,韩国14.52,而我国三大区域内地各省市除北京及天津外,普通高等学校生师比在2008-2018年呈现下降趋势,但在2018年仍大于15,这与国内外高等教育的体制差异有一定关系。
       2008至2018年,江苏高校生师比基本稳定在16左右,而广东高校生师比虽从18.68降为17.42,仍高于江苏(15.68,见图1- 18)。广东相对较高的生师比反映出师资可能制约其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

图1- 18  2008-2018年主要省市普通高等学校生师比[26]

2. 广东高校专任教师博士学位占比低于江苏,更远低于上海与北京

       广东高校拥有博士学位的专任教师比例较低,与江苏接近,且高学历比例提升较慢,滞后于广东的经济发展水平。广东高校拥有副高及以上职称的专任教师比例同样也是起点低,增速慢,师资队伍职称结构对人才培养支撑不足。

1)普通高等院校博士学位专任教师比例

       2008年,北京、上海两地普通高等院校博士学位专任教师比例都高于30%,广东该比例低,仅为15%,与江苏(14%)接近,河北、安徽两省低于10%(见图1- 19)。2018年,北京、上海两地高校博士学位专任教师比例,在基础水平较高的情况下又分别增加了26和24个百分点,分别达到64%和55%。江苏也增加了21个百分点,达到35%,而广东仅增加了13个百分点,达到28%,落后于北京、上海和江苏。广东高校专任教师的高学历比例提升速度滞后于广东的经济发展水平。广东教师队伍学历结构不同于其他主要省市的原因在于,广东高职院校规模较大(高职院校85所,占比56%),同时广东民办高校占比也较大(民办院校50所,占比33%)。

图1- 19  2008-2018年主要省市高等院校专任教师博士学历占比[27]

2)普通高等院校副高及以上职称专任教师比例

       2018年,在普通高校副高及以上职称专任教师比例方面,北京和上海都超过50%。其中,北京在所有主要省市中最大,为64.3%,并且也是所有主要省市中比例提升最快的地区,二十年间提高了16个百分点(见图1- 20)。广东高校副高及以上职称专任教师比例为40.9%,仅略高于排名垫底的安徽(37.3%),二十年间比例提升也较为缓慢,仅提高3个百分点。江苏虽然起点与广东接近(1998年江苏为37.3%,广东为37.8%),但二十年间提高了近12个百分点。因此,广东高校副高及以上职称专任教师比例不仅起点低,增速也相对较慢,师资队伍职称结构对人才培养支撑不足。究其原因,部分在于广东高职院校比例大(为56%),而高职院校的教师相当一部分来自行业,职称相对较低。

图1- 20  1998-2018年主要省市普通高校副高及以上职称专任教师比例[28]




相关链接: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二)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三)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四)


[1] 普通高等院校指通过国家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考试,招收高中毕业生为主要培养对象,实施高等学历教育的全日制大学、独立设置的学院、独立学院和高等专科学校、高等职业学校及其他机构。
[2]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香港统计年刊-2019》,《澳门统计年鉴-2019》。注: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人口为年中人口。本报告所有涉及人口的数据均指常住人口。
[3] 数据来源:同上。注: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GDP按当年平均汇率换算成人民币。
[4]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高校数量根据网络整理。
[5] 李勇刚, 罗海艳, 任志安. 中国高校区域布局空间计量分析[J]. 统计与决策, 2016, (9):117-121.
[6] 张燕燕, 王孙禺, 王敏. 我国高等教育资源区域分布历史演变驱动因素与作用机制分析 [J].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 2013, (2):76-80.
[7] 数据来源:同上
[8] 世界大学排名需理性看待。在更优指标出现之前,本报告依然选取ARWU与THE泰晤士这两项世界大学排名来反映高校的国际影响力。
[9] 资料来源:政府公开资料
[10] 资料来源:同上
[11] 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指标体系分成了4个一级指标,6个二级指标,主要通过教师的科研成果和学术声誉表现来反映大高校的办学质量,偏重科研表现。
[13] 数据来源:同上
[14] 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指标体系分成了5个一级指标,13个二级指标,主要通过教学、科研和影响力等来全方位的体现学校的综合实力水平,指标体系更加全面。
[16] 数据来源:同上
[17] 李硕豪,李文平.2013-2030年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发展研究——基于适龄人口和经济水平的分析[J].开放教育研究,2013,19(06):73-80.
[18]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教资会大学主要统计数字,澳门高等教育局——高等教育统计数据。
[19]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香港统计数字一览》,澳门高等教育局。
[20]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香港统计数字一览》,澳门高等教育局。
[21] 数据来源:同上。注:香港特别行政区缺2008年数据,故没有计算其增长率。
[22]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
[23]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
[24] 专任教师指具有教师资格,专门从事教学工作的人员。
[25]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
[26]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注:普通高校生师比=普通高校折合在校生数/普通高校专任教师总数,其中,普通高校折合在校生数=普通本专科在校生数+硕士研究生在校生数*1.5+博士研究生在校生数*2+留学生在校生数(总数-培训生数)*3+进修及培训(一年及以上)注册生数+普通预科生注册生数+成人脱产本专科在校生数+成人业余(夜大)本专科在校生数*0.3+成人函授本专科在校生数*0.1+本校中职在校学生数。
[27]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
[28] 数据来源: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