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GDDI > 数据可视化 > 正文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二)

分享至

 

二、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的关联

       本章节重点比较分析了我国粤港澳、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规模变化及其与经济发展的相互关联,主要表现为高等教育规模与人口,高等教育规模与GDP的关联,并分析了三大区域的经济发展是如何推动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增长的。这些分析比较区域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对优化高等教育空间布局结构,实现区域高等教育经费投入与经济发展的互动具有意义。
       广东高等教育经费支出起点低,增速快,2017年广东高教经费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例为0.92%,处于较低水平;广东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在校生数为1842人(2018年),与江苏(2528人)仍然存在较大差距;如第一章所述,广东的高校数量滞后于人口和经济规模。广东高等教育今后要加大投入,投入要着力于学校数量的增加。

(一)高等教育经费支出与经济发展的关联

1. 广东高等教育经费支出超江苏,仅次于部属高校偏多的北京

       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增长较快,区域间经费投入差距长期存在,粤港澳地区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增长与比例滞后于该地区的人口比例和经济增长。广东高等教育经费支出起点比江苏略低,但增速比江苏快,两地经费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例较为接近,都处于较低水平。广东和江苏在高等教育经费投入方面还有提升空间。
       2017年,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经费支出首次超越2000亿元,排名第一;京津冀次之,达1685亿元;粤港澳排名第三,为1019亿元,约为长三角地区的一半(见图2- 1)。2008至2017年,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经费支出整体稳定增长。粤港澳地区十年间增长123%;京津冀地区不仅起点较高,增长率也较大,相比2008年增长135%;长三角地区增长117%。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经费支出的普遍增加,为高等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经费保障。在经费投入水平整体提升的同时,区域间经费支出的差距越来越大。

图2- 1  2008-2017年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及增长情况[1]
        三大区域在高等教育经费支出与相应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匹配度方面差别较大(见图2- 2和图2- 3)。京津冀地区的高等教育经费支出领先于本地区的人口和经济发展。由于北京的部属高校较多,中央财政支持力度较大,京津冀地区整体的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占比尤为凸显。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经费支出领先于本地人口增长,但滞后于本地经济增长。粤港澳地区的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增长与比例滞后于该地区的人口比例和经济增长。

图2- 2  2017年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占全国比例与人口分布情况

图2- 3  2017年三大区域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占全国比例与GDP占比
       2008至2017年,江苏高等教育经费支出从374亿元增加至757亿元,增长了94%(见图2- 4)。广东高等教育经费支出起点比江苏略低,但同期增速比江苏较快,十年间增长了142%,从2008年的335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825亿元。

图2- 4  2008-2017年主要省市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及增长情况[2]
       2017年,广东和江苏不仅在高等教育经费支出方面较为接近,并且在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例方面也较为接近,广东该比例为0.92%,略高于江苏的0.88%(见图2- 5)。广东和江苏两省的这一比例在全国范围来看都处于较低水平,作为经济大省,广东和江苏在高等教育经费投入方面还有着提升空间。

图2- 5  2017年主要省市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及占GDP比例

2. 广东和江苏经济增长速度较快,生均高等教育支出增长远落后于人均GDP增长

       广东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支出起点比江苏略高,但增长比江苏稍慢。广东和江苏经济增长速度较快,生均高等教育支出增长落后人均GDP增长较多的现象较为明显。
       2017年,江苏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增长了68%,从2008年的21639元增加至36457元(见图2- 6)。广东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支出起点比江苏略高,但增长比江苏稍慢,十年间增长了63%,从2008年的24376元增加至2017年的39673元。

图2- 6  2008-2017年主要省市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及增长情况
       2008至2017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较快,生均高等教育支出增长落后人均GDP增长较多的现象较为普遍,在广东、江苏尤为明显。除上海和天津外,其他省市2017年普通高校生均教育经费指数[3]都比2008年有所降低(见图2- 7)。2008至2017年,广东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指数从65%下降为49%,江苏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指数从54%下降为34%。已有文献也发现水平较低、增长过慢、区域不均衡是我国高等教育生均经费的变化特征[4],生均经费的基本标准取决于地方财力、物价变动、学生人数、拨款体制等众多因素[5]

图2- 7  2008-2017年主要省市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指数

(二)高等院校规模与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关联

1. 广东高校校均人口规模较大,需注意衡量高校规模与大众高等教育需求之间的关系

       三大区域逐渐从增设高校和扩大校均学生规模“双管齐下”转变到以提升校均学生规模为主。粤港澳地区校均人口规模大于其他两地区。广东校均人口规模相对较大,广东需要在保证教育质量的基础上增加高校规模,以满足更多人的高等教育需求以及社会经济持续发展的需要。
       区域人口素质和人力资源开发水平与高等教育院校的规模息息相关。一般而言,校均人口规模较大,每所高校则需要承担较多人口的高等教育需求。在全国性高校扩招和同期经济快速发展推动下,三大区域的校均人口规模在1999至2018年间经历了不断下降的过程,2018年粤港澳、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校均人口规模分别为每71万、42万和49万人口拥有一所高校(见图2- 8)。京津冀地区校均人口规模较小,是因为北京高校较为密集,中央财政支持并为全国人才培养服务。粤港澳地区校均人口规模大于长三角。
       自1999年以来高校数量的变化过程可划分为两个阶段。1999年至2008年为校均人口规模快速下降阶段。自1999年高校扩招之后,各区域的高校数量快速上升,校均人口规模也随之迅速下降。粤港澳从每131万人拥有一所高校下降至每73万人拥有一所高校;京津冀从每66万人拥有一所高校下降至每40万人拥有一所高校;长三角从每104万人拥有一所高校下降至每50万人拥有一所高校。2008年至2018年为校均人口规模小幅调整阶段,各区域校均人口规模变化波动较小。

图2- 8  1999-2018年三大区域校均人口规模[6]
      校均学生规模方面,1999年三大区分别是粤港澳4416人/所,京津冀3777人/所,长三角4235人/所(见图2- 9);2008年三大区分别是粤港澳9314人/所,京津冀9097人/所,长三角9631人/所;2018年粤港澳13129人/所,京津冀11093人/所,长三角11089人/所。相比1999年,2008年三大区域高校校均学生规模都提升了3000人以上,其中,长三角增长最大,平均每所高校增加了5396在校生。相比2008年,2018年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提升变缓,而粤港澳稳定增长,平均每所高校增加3815在校生。总之,1999至2018年,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高校校均学生规模都经历了先快速增长后缓慢增长的阶段,粤港澳地区则一直稳定增长,在三大区域中排名稳居首位。可见,第一阶段(1999-2008年)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政策重点为增设高校和扩大校均学生规模“双管齐下”,期间新建地方本科院校数量共计228所[7];第二阶段(2008-2018年)的政策重点转为以提升校均学生规模为主。

图2- 9  1999-2018年三大区域高校校均学生规模[8]
       从小的范围来看,各省市校均人口规模的变化与上述大区域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大多经历了从“大幅下降”到“小幅调整”的过程。2018年江苏校均人口规模为48万人/所,在所有主要省市中处于中游位置,而广东校均人口规模相对较大,为75万人/所(见图2- 10)。广东需要在保证教育质量的基础上增加高校规模,以满足更多人的高等教育需求以及社会经济持续发展的需要。

图2- 10  1999-2018年主要省市校均人口规模[9]

2。广东高校数量增长相对江苏更加滞后于其经济发展

       三大区域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下降明显,高等院校数量的增长滞后于各地区的经济发展。粤港澳地区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远少于其他两地区。广东和江苏在这一指标上比较接近,广东高等院校数量的增长相对更加滞后于其经济发展。
       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是衡量普通高等教育规模与经济发展水平的关联指标。1999至2018年,三大区域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下降明显,说明高等院校数量的增长滞后于各地区的经济发展。2018年粤港澳地区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仅为14所(见图2- 11),远少于京津冀(34所)和长三角地区(21所)。

图2- 11  1999-2018年三大区域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10]
       2018年主要省市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都在45所以下,与1999年相比,都呈下降趋势(见图2- 12)。各省市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和政策导向不同,高等院校数量分布不均衡。广东和江苏在这一指标上比较接近,广东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为15所,相比1999年降幅为72%,江苏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为18所,相比1999年降幅为81%。然而,广东和江苏从1999至2018年GDP增幅差别较大,广东增幅603%,低于江苏的647%。因此从该角度而言,广东高等院校数量的发展相对更加滞后于其经济发展。

图2- 12  1999-2018年主要省市每万亿元GDP高等院校数[11]

(三)高等院校学生规模与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关联

1. 广东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在校生数与江苏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三大区域每十万人口高校学生规模都有所增长,粤港澳增长幅度较大。主要省市间发展不平衡,广东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在校生数与江苏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2008至2018年三大区域每十万人口高校学生规模都有所增长,京津冀和长三角增长幅度大体相当,十年间增长了18%,粤港澳每十万人口高校学生规模增长幅度较大,达46%,比前者各自的2倍还多(见图2- 13)。

图2- 13  2008至2018年三大区域每十万人口在校生数[12]
       每十万人口高校学生规模在主要省市间发展不平衡,北京、天津和上海的高等教育服务于全国,因此在这一指标上也都高于其他省份(见图2- 14)。与2008年相比,2018年广东、江苏等省份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在校生人数都有上升,而北京、天津和上海则明显减少。整体看来,主要省市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在校生数越来越朝着均衡方向发展。2018年广东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在校生数为1842人,江苏为2528人,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图2- 14  2008-2018年主要省市每十万人口普通高校平均在校生数[13]

2. 在经济发展近期增速下降的同时,各区域高校在校生数增长也趋于平缓

       三大区域每十亿元GDP高等院校在校生数较大幅度降低。粤港澳基数较低,变化幅度也较小。
       2008至2018年,粤港澳每十亿元GDP高等院校在校生数一直处于末位,且远低于其他地区(见图2- 15)。这十年间三大区域每十亿元GDP高等院校在校生数较大幅度降低,其中京津冀和长三角的降幅远大于粤港澳,长三角跌幅超过一半。相比京津冀和长三角,粤港澳基数较低,变化幅度也较小。在经济发展近期增速下降的同时,高等院校在校生数增长也趋于平缓。

图2- 15  2008-2018年三大区域每十亿元GDP高等院校在校生数[14]

(四)高等院校专任教师规模与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关联

1. 广东高校专任教师相对人口数量低于江苏,需加大对教师资源的配置力度

        三大区域每十万人口高校专任教师数量先快速上升后稳步增长。粤港澳起步较低,但增长幅度为三区中最大。广东尽管高校专任教师相对数量偏低的状况得到了较大程度的改善,但仍然低于江苏。广东需要继续提升高等院校专任教师规模,加大对教师资源的配置力度。
       每十万人口高校专任教师数方面,1998年至2018年三大区域都呈现先快速上升后稳步增长趋势(见图2- 16)。京津冀每个时间节点的每十万人口高校教师规模在三区中最大,但其增长率在三区中最小。粤港澳起步较低,1998年该数值仅为20人,2018年增长至86人,二十年间增长幅度为三区中最大,达338%。

图2- 16  1998-2018年三大区域每十万人口普通高校专任教师数[15]及增长情况
       主要省市每十万人口高校专任教师数大致呈现稳步增长趋势。1998年广东高校专任教师数为21人/十万人口,并于2018年提升至95人/十万人口,增幅为347%(见图2- 17)。广东尽管高校专任教师相对数量偏低的状况得到了较大程度的改善,但仍然是所有主要省市中该指标最少的省份,尤其少于江苏(145人/十万人口)。广东需要继续提升高等院校专任教师规模,加大对教师资源的配置力度,力争达到与江苏相当的专任教师相对规模水平。

图2- 17  三大区域各省市每十万人口普通高校专任教师数[16]

2. 从经济发展角度广东也需扩大高等教育师资规模,有利于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三大区域每十亿元GDP高等院校专任教师数都呈递减趋势。粤港澳该指标较低。广东和江苏该指标低于北京、天津等其他主要省市。广东需要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扩大高等教育师资规模,从而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1998至2018年,三大区域每十亿元GDP高等院校专任教师数都呈递减趋势(见图2- 18)。粤港澳20年来这一指标较低,2018年仅有11人,与长三角(13人)接近,约为京津冀(23人)的一半。

图2- 18  1998-2018年三大区域每十亿元GDP高等教育专任教师数[17]
       1998至2018年,主要省市每十亿元GDP高等院校专任教师数呈递减趋势(见图2- 19)。2018年广东和江苏这一指标分别为11和12人,低于北京、天津等其他主要省市。广东需要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扩大高等教育师资规模。

图2- 19  1998-2018年主要省市每十亿元GDP高等教育专任教师数
 




相关链接:


[1] 数据来源:香港特别行政数据来源于历年《中国统计年鉴》中政府经常支出的“大学”支出项;澳门特别行政的高等教育公共开支数据来自教育暨青年局统计数据《非高等教育统计数据概览》,由高等教育公共开支=公共教育开支-非高等教育公共开支推算得出;其他地区数据根据历年《中国教育经费统计年鉴》整理得出。
[2] 数据来源:同上
[3] 生均教育经费指数,指生均高等教育经费支出与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比值。生均教育经费表示每个学生平均拥有的教育经费,但由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状况、消费水平、物价指数的差异,相等的生均教育经费并不表示相同的教育条件,因此需将其换算成生均教育经费指数以具可比性。
[4] 杜鹏, 顾昕. 中国高等教育生均教育经费:低水平、慢增长、不均衡  [J]. 中国高教研究, 2016(5):46-52.
[5] 郭化林, 叶琦. 普通高等教育生均教育经费基本标准制定研究——以杭州市为例[J]. 教育发展研究, 2013(13):78-85.
[6]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注:校均人口规模=常住人口数(万人)/高校数量。
[7] 顾永安, 陆正林. 我国新建本科院校的设置情况分析及其启示[J]. 中国高教研究, 2012, (2):68-73.
[8]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历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注:不包括研究生在校生数据。
[9] 数据来源:同上
[10]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由现价GDP和高校数计算得出。
[11] 数据来源:同上
[12]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注:根据人口数和高校在校生数计算得出,非官方现成数据。不包括港澳数据。
[13] 数据来源:同上
[14]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由现价GDP和高校在校生数计算得出。
[15]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注:根据人口数和高校专任教师数计算得出,非官方现成数据。不包括港澳数据。
[16] 数据来源:同上
[17]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由现价GDP和专任教师数计算得出。注:香港特别行政、澳门特别行政不参与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