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GDDI > 数据可视化 > 正文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三)

分享至

三、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人才培养与产业发展

       高等教育为产业发展和结构优化升级提供了重要的人才供给,大学生就业能体现产业发展的人才流动与配置。本章节从起薪[2]、就业满意度[3]、母校满意度[4]对广东省、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进行对比,重点探讨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如何支撑广东的产业需求与发展,并比较了区域人才流动[5]在三大区域的差异和对广东产业发展的支撑。由于本章主要基于在中国大陆地区实施的大学毕业生培养质量跟踪评价数据,未涵盖香港特别行政和澳门特别行政,故将广东省作为粤港澳地区内地省份进行研究。
       2018届广东本科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94%)高于京津冀(92%)和长三角地区(93%),广东高职毕业生对母校满意度(93%)高于京津冀(89%)和长三角区域(92%),本专科毕业生对广东高等教育的满意度较高,近五年一直呈现上升趋势。
       大学毕业生就业状况是产业需求的“晴雨表”,能够帮助决策者识别出产业发展趋势。本科毕业生的就业最多的行业为现代服务业(29%)如教育业、金融和咨询等,以及信息产业(11.1%),高职毕业生就业较多的也是现代服务业(25%)如教育、咨询、金融和医疗等,现代服务业和信息产业正在领跑广东的产业发展,近五年增加最为明显。
       广东的经济发展与人才市场的保持着广东人才虹吸效应,广东高校的本科毕业生在广东就业的比例在92%的高位,明显高于京津冀(67.4%)和长三角(88.2%)。在广东就业的省内外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生源维持在高位(50.6%),高于京津冀(49.8%)和长三角(29.5%)。

(一)广东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

1. 广东本科毕业生起薪和对母校的满意度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

       广东本科毕业生起薪和对母校的满意度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就业满意度在三大区域较为接近。与2014届相比,三大区域2018届本科毕业生的培养质量有所提高,表现为薪酬收入的大幅度提高,对就业满意度、母校的满意度的上升。
       从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水平来看,2018届广东月收入最高,达到5784元每月,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的本科毕业生月收入,长三角地区毕业生月收入最低(5694元,见图3- 1)。尽管三大区域的月收入都呈现上升趋势,各区域薪酬收入涨幅不尽相同。长三角地区的月收入增长最明显,其增幅(38%)高于京津冀地区(32.4%)和广东(33.6%)。

图3- 1  三大区域本科毕业生起薪[6]
       从本科毕业生就业满意度来看,三大区域相互接近,长三角地区本科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略高于京津冀地区,京津冀地区略高于广东(见图3- 2)。此外,三大区域本科毕业生就业现状满意度的增长也较为接近,其中广东本科毕业生的就业现状满意度增长(7个百分点)略高于其他地区(6个百分点)。

图3- 2  三大区域本科毕业生就业满意度
       从本科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来看,三大区域彼此接近,且2018届本科毕业生的满意度略高于2014届(见图3- 3)。广东本科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2018届94%)最高,京津冀地区本科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增长(3个百分点)略高于其他地区(2个百分点)。

图3- 3  三大区域本科毕业生母校满意度

2. 广东高职毕业生的起薪、就业满意度和母校满意度略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区域

        广东是高职强省,高职人才培养质量提高较快,2018年广东高职毕业生的起薪、就业满意度和母校满意度略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区域。与2014届相比,三大区域2018年高职毕业生的起薪收入有较大幅度提高,就业现状满意度、对母校的满意度呈上升趋势。
       从高职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来看,2018届广东高职毕业生最高,达到4365元每月,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区域的高职毕业生月收入(见图3- 4)。尽管三大区域高职毕业生的月收入都呈现上升趋势,各区域薪酬收入增幅不尽相同。长三角地区的月收入增长最明显,其增幅(31.5%)略高于京津冀地区(30.1%)和广东(28.9%)。

图3- 4  三大区域高职毕业生起薪
       从高职毕业生对就业满意度来看,三大区域相互接近,广东高职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2018届69%)略高于长三角地区(2018届68%),长三角地区高职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略高于京津冀地区(2018届66%,见图3- 5)。此外,三大区域高职毕业生就业满意度的增长存在差异,其中广东高职毕业生的就业现状满意度增长(7个百分点)高于京津冀地区(4个百分点)和长三角地区(6个百分点)。


图3- 5  三大区域高职毕业生就业满意度

       从高职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来看,三大区域都比较高,且2018届高职毕业生的满意度略高于2014届毕业生(见图3- 6)。从地理区域考察,广东高职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2018届93%)最高,且其高职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增长(3个百分点)高于京津冀地区(1个百分点)和长三角地区(2个百分点)。

图3- 6  三大区域高职毕业生对母校的满意度

(二)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对广东产业发展的支撑作用

1. 广东本科毕业生在本省就业的行业以教育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等高端服务业为主

       从广东本科毕业生与本省产业结构的对接情况看,高端服务业如教育业、信息产业正在领跑广东产业发展的人才需求,对大学本科生的需求增长最为强劲,而金融业对本科毕业生人才需求有所下降。从省外高校本科毕业生流入本省产业的特点来看,就业量较大的是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信息产业,这也反映广东本科高校在该类产业所需的专业人才培养上仍有提升空间。
       从行业占比来看,就业于“教育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的本科毕业生比例持续保持在高位(见图3- 7)。在就业比例排名前十位的行业中,2016-2018届广东本科毕业生就业最多的行业是“教育业”(13.6%),其次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0.9%),其后是“金融业”(8.0%),“各类专业设计与咨询服务业”(7.4%)、“政府及公共管理”(6.9%),“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6.3%),“建筑业”(6.0%)紧随其后。
       从就业行业趋势可以看出,2016-2018届与2014-2016届本科毕业生的就业主要行业分布较为稳定,教育业、信息产业正在领跑广东的产业升级,对大学本科生的需求增长最为明显。与2014-2016届相比,2016-2018届本科毕业生在“教育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政府及公共管理”行业就业的比例增加最为明显,在“金融业”、“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行业就业的比例有所下降。其中,就业比例增加最多的行业为“教育业”(增加1.7个百分点),其后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0.8个百分点)、“政府及公共管理”(增加0.6个百分点),而就业比例在“金融业”下降了1.2个百分点,在“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下降了0.5个百分点。

图3- 7  广东本科毕业生在本省就业量最大的前10位行业
       从行业占比来看,就业于“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外省读书本科毕业生比例持续保持在高位(见图3- 8)。在就业比例排名前十位的行业中,2016-2018届外省读书本科毕业生就业最多的行业是“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14.8%),其次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0.3%),其后是“建筑业”(9.9%),“教育业”(9.4%),“零售业”(5.9%),“金融业”(5.7%)紧随其后。
       从就业行业趋势可以看出,与2014-2016届相比,2016-2018届外省读书本科毕业生在“建筑业”、“教育业”行业就业的比例增加(分别增加2.4、2.0个百分点)最为明显,在“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金融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行业就业的比例有所下降(分别下降个2.4、1.5、1.1百分点)。

图3- 8  外省读书毕业生流入广东就业量最大的前10位行业

2. 广东本科人才培养基本满足产业需求,但需要进一步调整以适应产业升级与转型

       广东本科培养人才与其就业行业对接的吻合度整体较高,人才培养基本能够满足产业需求。但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本科毕业生的供给仍较多来自于传统专业,来自新兴学科专业的人才较少,未能完全适应产业升级与转型的需要,特别是在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信息产业这类省外高校毕业生输入量较大的产业上。
       大学毕业生就业状况是产业需求的“晴雨表”,能够帮助决策者识别出产业变迁与升级趋势。广东本科培养人才与其就业行业的吻合度整体较高,人才培养基本能够满足产业需求,其中,英语、法学、土木工程等专业本科毕业生的就业行业选择更广泛(见表3- 1)。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就业量大的行业所对应的本科人才专业仍较为传统,来自新兴学科专业的人才较少,未能完全适应产业创新升级与转型的需要。
表3- 1  广东本科毕业生在本省就业量最大的前10位行业的专业分布

3. 广东高职毕业生在本省就业的行业主要集中于建筑业、零售业、教育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

       广东高职毕业生就业行业分布较为稳定,就业最多的行业主要集中于建筑业、零售业、教育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
       在就业比例排名前十位的行业中,2016-2018届广东高职毕业生就业最多的行业是“建筑业”(8.3%),其次是“零售业”(8.3%),其后是“教育业”(7.7%),“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7.6%)、“各类专业设计与咨询服务业”(6.4%)、“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5.8%)、“医疗和社会护理服务业”(5.7%)、“金融业”(5.1%)、“居民及维修服务业”(3.8%)以及“文化、体育和娱乐业”(3.4%)紧随其后,成为吸纳高职毕业生的主要行业。(见图3- 9)。
       从就业趋势可以看出,2016-2018届与2014-2016届高职毕业生的就业主要行业分布较为稳定。与2014-2016届相比,2016-2018届高职毕业生在“教育业”、“建筑业”行业就业的比例增加最为明显,在“金融业”、“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行业就业的比例有所下降。其中,就业比例增加最多的行业为“教育业”(增加1.6个百分点),其后是“建筑业”(增加0.5个百分点),而就业比例在“金融业”下降了0.8个百分点,在“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下降了0.5个百分点。

图3- 9  广东高职毕业生在本省就业量最大的前10位行业

4. 广东高职人才培养基本能够满足产业对实用性和应用性的要求

       广东高职培养人才基本能够满足产业需求,广东人才需求量大的行业对专业技能的要求较高,强调专业的实用性和应用性。
       高职培养人才与其广东就业行业需求的吻合度整体较高,人才培养基本能够满足广东的产业发展需求,英语、会计财务、计算机等相关专业高职毕业生的就业行业选择更为广泛,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行业对应的高职人才专业来源较为分散,对专业技能的要求较高,强调专业的实用性与应用性(见表3- 2)。
表3- 2广东高职毕业生在本省就业量最大的前10位行业的专业分布

(三)区域人才流动情况

1. 广东高校毕业生本地服务贡献持续在高位,为广东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大量高素质应用型人才

       广东高校毕业生本地服务贡献持续在高位,为广东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大量高素质应用型人才。
       广东省、长三角地区的本科毕业生在本地区就业的比例都比较高(见图3- 10)。其中,广东省本科毕业生对本省的服务贡献(保持92%左右)最高,其次是长三角地区(平均89%)。北京高校是服务于全国人才需求,因而京津冀地区本科毕业生对本省的服务贡献较低。

图3- 10三大区域本科毕业生在本地就业比例

2. 省外流入广东的本科毕业生占比较大,为从“中国制造”转为“中国智造”提供人力支撑

       广东本科毕业生流入率在近年一直持续在高位,人才虹吸效应尤为明显,粤港澳地区的职业发展前景、薪酬收入回报和生活质量对区域外人才具有吸引力。
       广东省、京津冀地区的区外本科毕业生占比都比较高(见图3- 11)。其中,广东对省外本科毕业生吸引力最高(省外生源占比从42.8%上升到50.6%),其次是京津冀地区(区外生源占比平均为49%),说明广东本科人才流入率在高位。

图3- 11  在三大区域就业的本科毕业生中区外生源占比




相关链接:
[1] 数据来源:同上
[2] 起薪用毕业半年后的平均月收入来衡量,由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实际每月收入的平均值计算而来。
[3] 就业满意度:由就业的毕业生对自己目前的就业现状满意状况作出的主观评估。
[4] 对母校的满意度:由毕业生回答对母校的总体满意度。
[5] 注:区域人才流动仅针对本科毕业生分析,因高职主要为本地生源本地就业。
[6] 数据来源:本章节所有数据均来源于问卷调查。